求助,微信现在强迫同意新的《隐私协议》还要填出生日期,不然就用不了,大家都是怎么解决的?
很不愿意把自己的信息透漏给国家,但是和家人都是通过微信联络的,唉……

中文报道里省去了唐和家人48年逃离大陆,以及他与贝聿铭和马友友等美籍华人在64天安门屠杀之后成立“百人会”加强中美关系的内容。
以下为纽约时报截取:
“After the 1989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in Beijing, he teamed up with the architect I.M. Pei, the cellist Yo-Yo Ma and others to establish the Committee of 100, a Chinese American leadership organization for advancing dialogues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Born in Shanghai, Tang was sent to school in America at age 11, after his family fled from China to Hong Kong during the Communist revolution in 1948.”

Show thread

摸鱼看了看亚裔夫妻给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捐款1.25亿美金的新闻,中文报道侧重唐骝千居多,查了一下他妻子徐心眉更厉害,她在台湾出生,是考古学家和艺术史学家,宾大博士+斯坦福博士后,担任过历史频道的主持人,参与过联合国教科文的考古项目,维基百科说纪晓岚是她的曾外祖父,徐光启后人。她丈夫38年在上海出生,早年辗转香港又来到美国。

中华文化和历史流传下来的很多瑰宝,以及掌握了财富和资源的阶层,都是49年之前就离开中国了。一些人赶上了49年前那批移民潮,还有一些人赶上了89年后的移民潮,在中共意识形态控制之外的土地上创造出新的家族和记忆。

sohu.com/a/504707879_260616

『早報:美國宣布外交抵制2022年北京冬奧會,中方稱無任何影響』
美國白宮發言人 普薩基(Jen Psaki)週一宣布 ,鑑於中國政府在新疆「令人震驚的侵犯人權行為和暴行」,美國對2022年北京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美國政府將不派任何官員參加冬奧會活動,美國運動員參賽不受影響。

Link: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20

#theinitium #端傳媒

太好了!台湾允许大陆和台湾同性情侣在台湾结婚了。之前听镜周刊的podcast《镜相人间》,有一期就是谈论跨国同性情侣结婚的困境,没想到那么快就有进展了。

想起我初中的时候就和女同学讨论过港台的女同电影《蝴蝶》、《刺青》,那时候对于自身的性取向还是很懵懂的,也分不清什么是友情、爱情,更不知道做爱是什么一回事,只是对同性题材的电影很感兴趣。现在我才意识到,很多LGBTQ青少年时期的探索都是通过影视剧完成的,因为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无法看见性少数,所以更倾向于在影视作品中寻找“像自己这样的人”。
无论在美国还是港澳台、甚至大陆,影视剧从业者中的LGBTQ人数比我们想象中多得多,这个行业能吸引到性少数的一大原因是大家默认娱乐业对我们是高度包容的——如果少了同性恋和queer们,娱乐行业会少多少明星,少多少创作者?
哪怕是在美国,LGBTQ题材的作品并不是太多了,而是远远不够;我很烦有些人一看见性少数角色就高喊政治正确,顺直人们根本不知道影视剧幕后工作者里LGBTQ有多多,我们的存在并不是什么政治正确,我们是真真实实地存在着,并且值得被看见。

Show thread

看了几集现在挺火的国产剧《爱很美味》,出现的gay角色是一个年轻、帅气、多金、正和形婚对象办离婚的公司老总,约了女主之一去LGBTQ酒吧看变装皇后表演(如图),镜头还拍到了一对偎在一起的lesbian情侣,感觉这个片段作为国产剧已然是先锋了。
但还是难免有一种【就这?】的失落,中国目前的平权进程还不及美国的60年代,67年的种族议题电影《猜猜谁来吃晚餐》,即将和白人女子结婚的黑人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医生,无论职业还是样貌都很出色,才配和白人女子结婚(其实这部电影蛮经典的,让我最感动的是医生对自己的父母说的一番话)。这个gay角色也是一样,有钱有颜还体贴的老总才配成为女主的朋友,那除此之外的gay和lesbian和queer们都在哪呢?
很期待看到大陆影视剧出现越来越多的性少数角色,但是对于平权(不限于婚姻平权)是不敢想的。

一起去海边散步

两头科迪亚克棕熊宝宝在阿拉斯加卡特迈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的一处海滩上散步。/Its About Light/高品图像Gaopinimages

Show thread

看到川普双重否定大晚上笑精神了。然后想到认识的某川粉名言:川普智商160。 :angry_laugh:

和猫吵架了,正给她拍屁股突然爪子一挥把我手抓出一道血痕,气得我做出老鹰抓小鸡的姿势把她吓回窝了,然后一晚上没理她。今天早些时候我们甜情蜜意地我还亲了猫一口,幸亏没告诉家属不然她气死了lol

⚠️ 

five指北组(不是那个私密组)发的关于舆青control

划重点【他们还要我们去爬静外网站的相关信息..呵呵...但肯定的是,目前所有的做舆青的公司,都没法做到爬取静外网】 【经验就是,如果想要去平台上讲一些啥,最好用拼音/换字等方法,目前爬虫方法主要还是依靠关键词提取! 只要关键词不被搜到就不会被知道!】 【contorl 的过程是:你的帖子->平台自身算法->如果命中关键字,但未在平台的算法里,进入以上企业的监测(镇负要保证第三方客观&爬虫一直就是灰色地块,所以他们不可能自己做)->企业用自己的算法发现,汇报镇负->镇负出手通知delete。镇负是不会直接自己监测自己删除的。】

收到没礼貌的工作邮件一上来就颐指气使的,百分之90都是白人发的。

昨天在办公室没忍住哭了,下班前同事带着导演专门找到我,和我聊了一会,超级感动。导演人非常棒,和我妈是同一年的,“因为我是一个女性、亚裔,我觉得自己要比年轻的白男更能干、甚至往往需要over qualified才能得到工作。从第一部短片,到第一份拍电视剧的工作,我花了很长时间——就像是在隧道里不确定能不能走到出口。分给我拍的第一集往往是作为尝试,但他们看到我的能力、看到我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就会有第二集和第三集的签约。”
她还分享了怎么给扶持新导演的项目递交申请,然后就是要多读剧本,读足够多的好剧本,这样就能一眼看出差的剧本。
“看到你在这里,让我觉得多了一点信心。”我说。
她让我有问题再去她的办公室找她,“我还会在这里一段时间呢!”
很感激她,我对未来的想象又具体了一些。不管以后能不能成功,我都想成为像她这样真诚、踏实和慷慨的人。

昨天发了很丧气的话,没想到今天就有好运降临了。先是一位阿姨来办公室填表,问我是哪里人,我答Chinese,然后我们就聊起来了,她说自己交往过一位台湾来的男朋友,接着她突然问我对场记感不感兴趣,她可以帮助我成为剧组的场记,还能加工会拿医保养老金等等,临走又给了她的名片让我联系她。被阿姨温暖到了,瞬间意识到我宁愿在片场风吹日晒做场记,也不愿意继续做会计了。
然后我的同事黑人姑娘又来告诉我,她和剧组的亚裔女性导演说我也想当导演,问她愿不愿意做mentor,导演同意了说明天来和我聊聊。想哭一场,今天真是神奇的一天。哪怕场记阿姨和这位导演接下来无法给我提供工作机会,我觉得自己已经摆脱一部分焦虑了。

Show thread

这次小组被封又看到某些自由派(男)用户们的嘴脸,他们骂女人也是骂习惯了,当时黄小邪发了条动态指责美国学术界把殖民主义胡乱套用在中国对穆斯林的压迫上,被(男)用户们追着痛骂了多少条,骂得非常脏。过了挺久王璞又发了个动态,提到他苦口婆心给美国媒体(好像是The Atlantic?)的编辑写信,说他们报道中国西部问题用“种族灭绝”这个词不妥,我在评论里反驳了他,随后这条动态被删了,从头到尾根本没见自由派(男)用户们吱声,我寻思王璞的关注者比黄小邪多呀,说话的是个男的就没人骂了?
希望在豆瓣玩完之前,能看到粉红女权和自由派男们好好对骂一下,毕竟这两大用户的逻辑还是挺相似的:
一方认为极权可以,但是男的不行;另一方要争取民主、平等、言论自由,但是不想让女的说话。
想看这两方骂战的请按1。

和一些人看法不同,我坚决反对关闭小组,也不希望豆瓣倒闭。书影音和制造内容的用户被删帖和封禁当然该骂,但以女性为主的小组用户们仍然享有言论自由权(哪怕她们是粉红女权),豆瓣的审查垃圾到了极致,但简中互联网失去豆瓣只会更加污浊。至于说豆瓣用户像是被家暴惯了的女性,确实,一些家暴受害者的诉求是暴力停止,而不是离开施暴者;豆瓣用户也可以在痛恨审查、炸号的同时愿意继续使用这个平台——但是我们都知道,在一个为了政绩虐杀新生儿和引产孕妇的国家,在一个大规模囚禁、绝育穆斯林的国家,暴力和删帖是不会停止的。豆瓣也只是在苟延残喘。

Show older
Queer Party!

A silly instance of Mastodon for queer folk and non-queer folk alike. Let's be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