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我和另一个同事开始用这个表情👿互相发邮件,我们真的太蠢了哈哈哈

Show thread

这个白男平常人挺好的,今天刚好没来,对方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发了啥,我已经笑了十分钟了我的妈

Show thread

卧槽笑死我了,办公室有个白男叫Devin,刚刚别人发邮件叫他Devil…………
大写的魔鬼哈哈哈哈哈

希望咱国局域网的terf明白几乎除了你们莫须有的梦中情厕之外mtf出现在你们视野中的可能几乎只有:断药、蹲局子、被父母威胁、强制改造、自杀。你问ftm,你们看都看不到ftm😅

@bobboyle “疫情”一词结构和“舆情”类似,重点并非在医学层面而是表明“这是一个需要被政府管控的东西”。

这两天是真的不太好,一种内心和身体的透支和疲惫感,觉睡不够,专注力根本没有。昨天在facebook一个半公开的页面上倾诉了一番,自己觉得语言还是比较客观的,没有很多个人的情绪,结果收获很多留言表示我的难过是正当的(vaild)、愿意倾听我诉说。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处于痛苦中,原来我其实是在寻求帮助。
直到我自己不愿意承认的痛苦被别人看见了、认可了,我才像照镜子一样,在恍惚中照见了自己的心。承认痛苦、承认自己需要帮助对我来说仍然是困难的,是软弱和无能的,更别说主动寻求帮助了。直到今天我的同事开导我说这没关系,她也在做therapy,在此之前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这个需求。图片是同事发给我的,专门为反亚裔仇恨事件受害者们提供多语种免费咨询的服务机构,也分享给大家。

Show thread

update:活动十几个小时前已经结束了,不用再转了。

Show thread

如果很关注 climate change 想要做一点什么的话,可能可以给 Inside Climate News 打钱!他们在 2015 年做过一期拿了普利策奖的调查报道,发现石油公司 Exxon Mobil 在四十年前就已经通过内部研究发现化石能源 contribute to climate change,但没有 take action 而是选择了 fund climate change denial propaganda。可以在这里看到专题报道:insideclimatenews.org/project/
可以在这里进行 tax-deductible 的捐款让好的 science journalism 存活下去:checkout.fundjournalism.org/me

可能是这几年最烦躁的一个生日了,因为要上班。上班使人抑郁,没钱更使人焦虑。不用祝我生日快乐,请祝我发财呜呜

时代广场今晚有纪念地铁站受害者Michelle Go的活动,在象上也发一下。

最近在TL上看到了很多跑路相关的帖子,虽然我本人也在为跑路努力,但还是想说,跑路不是一种政治正确,跑路不应当纯粹出于逃离政治以及政治生活所带来的痛苦的目的,而应当建立在自己的人生体验和规划上,更谨慎地衡量此处和彼处。

跑路是很痛苦的,付出巨大的成本和牺牲前往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情感和现实生活的压力会使人长期处在一种“中间人(interlayer)”和“局外人(outsider)”的状态,背井离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新世界也没有那样和蔼可亲,甚至新世界也可能带来另一种政治上的逼迫。远去的故乡、难以融入的目的地、生活上切实的压力、与过往经验想去甚远的生活,这些东西都可能成为折磨人精神和肉体凶手。而语言、文化、社群、亲友所带来的苦难并不如想象中那样容易克服。

在移民研究领域有很多关于回流的叙述,人们在离开后又选择回来,并因此承受着他人的不解和嘲笑。但这背后存在着更深刻、更复杂的感受和经验。跑路并不是永恒的,事实上所有的迁移(mobility)都是流动(dynamic)的,因为人对生活的向往和期待在时刻发生变化,生命在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的需求。没有人规定走了就不能回来,有时非政治的痛苦甚至大于政治的痛苦,安定而平静的生活在任何地方都来之不易。

秦地固然不是好地方,但现实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是理想乡。在抱持着孤注一掷的勇气的同时,跑路也需要更审慎和中立的考量。而对于那些不离开的朋友,选择留下并不意味着认同,也不意味着完全失去美好的生活和希望。对我自己来说,留下更需要坚定的勇气和信念,更需要积极地寻找出路,离开看似抛下一切,但经营生活在哪里都从来不是容易的事。

天平的两端放置的绝不仅是政治、政治生活和政治所带来的痛苦,它应当在一个更长远的人生刻度上被衡量,希望每一个人都能过上真实的、理想中的生活。

后知后觉地看了两年前在豆瓣走红的帖子,一个声称来自2060年的未来人,他做了许多预言,如2019是人类最后的美好,跟着将进入多灾多难的动荡世代,一直持续到2048。两年了,他说的一些话没有应验,比如川普并未连任,但2019却真的成为了分界线。我相信人类中是有先知的,预言的意义并不在于多么精确地测准未来,而是对当下的一种突破。线性的、局限的世界被从更高处凝视,而读到预言的人体会到了这种凝视,对当下意识产生了震撼。不论真假,他确实做到了。

#橙雨伞 微博:
转发微博
- 转发 @我是美丽扎 : 爆光!! @人民日报 @中国足协 @山东电视台 @山东公安 @济南日报 @齐鲁台小溪办事 @新疆日报 @直播新疆 我是一名刚来济南不久的来自新疆哈萨克族女生,万万没想到会在来济南没多久的时候,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下面这个人,于1月16日凌晨12点半左右在济南市么哈酒吧的厕所门口,酒后撞到我差点摔到在地上并且用脏话骂我,我追过去要求对方給我道歉,对方指着我鼻子跟我说:“小姑娘刚出社会吧?不知道社会的险恶是不是?你知道我是谁吗就敢这样跟我说话?”我说“不管你是谁,你撞了人就得道歉,起码得尊重得有。”他回复了一句“我道你妈了个逼”就扇了我一巴掌,随即拽着我的头发就往水池子里撞,狠撞了几次后,把我扔到在地上,对我的头猛踹几脚,又暴揍了几拳。打完我之后,我已经爬不起来了,他还給周边的男生笑着说“今天又他妈打了个女的 真踏马爽!”我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打我,我跟他压根儿就不认识,他撞到我还骂我,我要求道歉其实一点也不过分啊,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暴揍我。打完我之后,他走了,通过酒吧监控找到他的位置后,安保人员要将他带出来,他的同桌儿女生不愿意找到我说“不就挨了几下吗让他给你道个歉就行了至于报警吗?”我把我的脸漏出来给他同桌儿女生看“你说我被打成这样你还觉得我不需要报警嘛?你是经常被他打吗难道?”他同桌儿女生就不说话了。我们进行了报警。报警后,警察来的时候,他还跑了,最后是酒吧的六个保安把他抓回来,他还对在场所有人说:“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鲁能的”到了警局,我说我要去验伤,他当着警察的面不耐烦的跟我说:“去去去,检查完说多少钱,该多少我赔你不就行了吗真是的”他的朋友也一直在私下没有警察的地方跟我说“姐姐,他把你打成什么样你把我打回来,你不要报警了”我说“不可能”他的朋友就一直纠缠我,最后被警察拉开了。报警后事后对我不管不顾,派出所也在做完笔录之后将施暴者放了出来。(第二天通过案件民警得知,正常来说,按程序走的话,施暴者在做完笔录的第二天才可以被放出来)目前我现在面部头部创伤和肿胀,我的左半边脸已经做不了任何表情,僵硬状态,头部也已有两块肿起来,吃不进去东西,头晕脑胀,左眼已经看不清东西,左眼眉骨已经肿起来,右边耳朵后面得耳骨已经肿了,脖子挫伤,双手美甲掉了四只,右边膝盖上侧青紫了,我的右嘴唇里面的肉也有创伤,精神开始恍惚,已经有抑郁和自杀倾向了。我现在不想要求任何的赔偿,只想通过曝光他的方式让他给我道歉并且得到相应的处罚。让广大女性朋友可以保护好自己,远离这种人!据悉,当晚他打了不止我一个女生,希望当晚的被欺负的女生也可以一起站出来曝光这种不尊重女性,不尊重人,目无王法的人!!打完人并没有任何悔恨之意,还觉得很无所谓的样子。目前已了解到此人是前鲁能球队的球员,(通过自己和朋友近距离目证比对,此人正是成源,绝无虚假,我为自己所有言论负责)就在不久前已转到青岛海牛足球俱乐部。希望引以为戒,保护好自己。 :sys_link: weibo.com/p/100101800863701000

:icon_weibo: weibo.com/5939213490/LbaDHvoWA

#女权剪报 #女权 #feminism #女权主义

纽约一个亚裔女子Michelle Go被精神不正常的流浪者推下站台身亡 reddit发帖讨论关于作为一个亚裔女性 受到骚扰和攻击是多么常见 尤其是COVID以来 针对亚裔的hate crime翻了几十倍 #活着好累

reddit.com/r/TwoXChromosomes/c

方舟子查到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个研究,他认为官方公布的新冠死亡人数有问题。

躺平一词,本作为一种新的抗争叙事出现,然而和其他抗争叙事一样,也经历了话语主体的变异:当如今公务员们也开始说自己在躺平时,考公考编的人们说自己要去躺平时,就完成了一种鸠占鹊巢式的对叙事的征服和改造,这种对抗争叙事的竞争式阐释,对运动的异化更为温和,也更为隐蔽。

"We can't return to normal, because the normal we had was precisely the problem."

Show older
Queer Party!

A silly instance of Mastodon for queer folk and non-queer folk alike. Let's be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