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然而,亚裔、女性和queer,这其中的哪个身份将会/曾让我处于危险呢?在潜在的施暴者眼中,究竟是我的哪个身份使得他们可以更加毫不犹豫地侮辱和损害我?
我没有答案,因为我同时是所有身份的合集;不管他人眼中的我是如何被割裂和异化,我绝不会以割裂和异化的眼光看待自己——我是一个完整的个体和独特的宇宙,我是强大的也是脆弱的,我是被爱着的。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在挣扎自己性取向的这些年来也遇到过一两个“喜欢”的男生,是那种很幼稚地觉得和这个人在一起应该会幸福的矫情想法。最后一次见面是几年前那个男生和我一起在我家床上躺了一夜,我们都不会因为一个人“好”就产生爱欲和性欲,也因为尊重对方而没有越界的行为。然后我就放飞自我了,一个我这么欣赏的男人我都爱不起来,更别说别的男人了,我就是喜欢女人呀,搞同性恋很快乐。
正是因为自我认同的过程是漫长而艰难的,一旦看清了自己之后就难免心疼曾经受过的苦:恐同的亲戚、仇恨的语言和歧视的文化、法律,一夜之间全部变得格外难以忍受——社会教我们憎恶自己,但我们并不是生来就必须承受这些的,让我们痛苦的顺性别异性恋规范并不是必须存在的。从某个层面来说,酷儿就是为了造反而生的。
写了这么多其实只是想说:做同性恋和酷儿是被动的但也是主动的选择,虽然有时候挺困难的,但我不愿意去想象更无法践行其他的生活方式和政治面孔,做自己真的挺快乐——当你的存在本身被视为对父权的威胁的时候,你有很充分的理由快乐。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遇见新认识的聊得来的queer小伙伴,我会多管闲事地说一句:太早结婚没必要啦。
感觉我和家属结婚前,她对我的吸引力之一是她无论对身份还是想要的生活,都比当时的我坚定很多。我一向喜欢年长的女性,原因之一可能是因为她们对自我的坚定感(assertiveness)是从前的我不具备的。然而随着我自己渐渐年长,我的自我意识变得越来越牢固,就自然而然对坚定感卸魅了——这没什么大不了了,每个人或早或晚都会达到这个阶段: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勇于去追逐,并且远离自己不想要的。
我想对queer小伙伴们说的是,如果目前的你对自我不那么坚定,不必为此着急或者焦虑(虽然是难以避免的),可塑性和流动性是非常宝贵的,千万不要为了别人的看法或者某段关系,去伪装、放弃自己的一部分,如果你现阶段没有遇到能欣赏你的完整的queerness的人,那也不是你的错——你本是彩虹,不必开成单一颜色的花朵。
多提一嘴,“太早结婚没比要”这句话不适合中国等同性婚姻不合法的国家和地区,这就像一个整天吃肉的人对另一个根本没肉吃的人大放厥词:少吃点肉对身体好。再多提一嘴,婚姻平权是我们的基本人权,以任何理由反对婚姻平权的人统统都是垃圾。

Show thread

Being oppressed differently than another category under the same marginalized umbrella for being said marginalization isn't privilege, it's being oppressed differently.

朋友因为在微信群里转发支持弦子的文章被炸号了。。。

Neil Gaiman 回答The Sandman里为什么有这么多LGBTQ+角色:
"当年在我写它(漫画)的时候,还有今天,我有同性恋的朋友,我有跨性别的朋友。我想要让他们在我写的漫画里拥有representation。我感觉如果我写一个漫画但不写他们,那我就没有在准确地、勇敢地、真实地写我的或者是我眼中的世界。而准确、勇敢、真实地描述一个世界是艺术应该做的。所以对我来说,这是必然的。“
Gosh I love him.

弦子诉朱军的二审要开庭了
周三下午两点

昨晚激动地没怎么睡好,今天我终于第二次表演了脱口秀!被工作人员夸进步很大,太感动了,今晚终于能放松地睡了哈哈

手滑把刚上传的视频给删了,重新上传的也还是一样糊,啊 :blobfoxhyper:

youtu.be/-3ypBwln4ok

Show thread

变成美杜莎的佩,这个图太有意思了。对女性的恐惧和憎恨一图说明。

刚知道了一件无比荒诞的事:
海天的一个员工在朋友圈发庆祝佩洛西成功落地,导致海天酱油的官博被禁言了,这还不算完,连海天赞助笑果的怎么办脱口秀专场也被停了,原定星期三放出的第七期下集到现在都没发。
李诞这把太倒霉了,这破节目刚开播赶上上海封城,快结束了又碰到这么个破事,枉费他这么久谨言慎行。
只能怪节目名字起得不吉利吧,老碰上不知道怎么办的事。现实的可笑让喜剧都显得苍白无力。

我也觉得佩洛西82岁能做到这么高的位置不可能是47岁才从政,所以那条说她47岁才从政的感觉可能吹大了就没转,但是另一种攻击佩洛西,希拉里,蔡英文的观念,说她们不够为底层人民谋福利,只能代表精英女性既得利益者,就让我觉得复现了之前有人说的一个现象,右派都比较团结——就是要选老白男——而左翼则是总嫌其他人不够进步,不够左,所以票分到每个人身上怎么也干不过右翼😂

我觉得不必神话政坛上层女性——比如不必吹嘘谁生了三四五六七八个孩子之后出来工作但是仍然如何如何——欧美好几个高层女政治家譬如德国的冯德莱恩也是这种情况,那只是因为人爹牛逼,人不需要完全承担带孩子的任务,但却不是被他们家的男性和社会所分担,而是通过人雄厚的经济实力外包了,这种情况普通女性是无法效仿的

但是,与其抨击政坛女性们不够白手起家不能代表底层劳动人民,不如反过来问,为什么(相对)白手起家的普通人能走到竞选总统这一步的,往往是男的?比如说为什么是桑德斯,而不是一个女的能够代表底层,成为希拉里的对手?

不就是因为生育养育和个人发展在争夺时间精力上的矛盾,在无法outsourcing的普通女性那里,相比在普通男性那里更加突出吗?——那么号称比起精英女性更能代表普通人的男政治家们,为我们普通女性的两难处境推出过什么提案?

如果站在普通女性的立场指责佩洛西,希拉里,蔡英文不够底层,那么反过来说,任何一个比这些女性更“底层”的男政治家,他们又够“女”吗?会比中高层男性更加愿意倡导男性分担更多的育儿责任吗,准备推出什么提纲鼓励普通男性的奶爸角色?更加支持底层女性相对于男性的职业发展?

所以,对于需要生育哺乳,同时也不想个人精神生活和专业技能发展被明显蚕食的女的来说,底层男性政治家比起精英女性政治家对于这点的特别帮助在哪?我比较感兴趣这一点,而不是女政治家要竞选的时候,就强调人家不够为普通女性考虑,而男政治家要竞选的时候,只需指出“他代表底层”,就理所应当该得到普通女性的选票,毕竟,我们都知道,在不提性别的时候,所有的政策都是以平均男性为标准人设计的

有些女的拿吸尘器吸地,有些拿树枝扫帚扫地,等男男平等了,所有女的都发一个吸尘器——在看到鲜明的性别政纲之前,我会先入为主地认为,这是认为阶级问题优先于性别问题的人们的首要追求

看到象上那位桑德斯粉丝发言,我想说桑德斯粉丝批评佩洛西是民主党建制派这些话当年是一摸一样用来批评希拉里的……

本希拉里粉丝:那川普胜选你们这些坚持希拉里腐败不肯投票的桑德斯粉丝愿意承认你们也间接导致了川普获胜吗?

哦人家根本不住在美国不投票的,算了没事了。

读过《黑箱》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neodb.social/books/1412/
在 安倍晋三 遇刺当天,2022年7月8日,伊藤诗织 诉 山口敬之 性侵案最终裁定结果出炉,伊藤诗织 取得胜诉,获赔332万日元(约合16万人民币),而这距离案发已经过去7年。山口敬之是安倍生前的御用记者,可想而知,伊藤诗织奋起而战,为自己寻求真相与正义的过程中,遭受如何巨大的压力、阻挠、恐吓与威胁。如果一个人生来就应该储备面对性侵如何自救之知识,那这样的世界是何其荒诞与恐怖。如果我们所置身其中的结构性不平等暂时无法改变,那愿你我可以共享这份坚韧与勇敢,以期撬动铁板一块。支持Jingyao,支持弦子,支持所有遭受欺凌的姐姐妹妹。

梦到出了毛象报纸——象报,每个月会有人发纸质版的给我,上面记载了精彩精选的嘟文,满页都是眼熟的id和头像,很温馨

哇,新版日本高中音乐教科书的封面作者,是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和四叠半的原案,好好看好丰富啊,羡慕死了!

和老婆逛美术馆,她的经典发言如下:

“这MOMA里的破烂比我逛的二手店的破烂还多。”

:blobcatExtremeJoy:

As a chinese working in film&TV out side of china, i got say this video by James Somerton is painfully accurate to watch.
youtube.com/watch?v=zIsQ502N0f
"Every morning, when you wake up and go about your queer life, you are inherently shaking the foundation on which dictatorships are built, because they have shown that totalitarianism can not exist when queer people alongside it. But unlike fascists and dictators, we don't fall. No matter what the church or politicians or world leaders say, we remain."

youtube.com/watch?v=UfpkP6s_g_

Making It Big: The History of Gay Adult Film (Documentary)

发现一个讲美国gay porn的纪录片,从50年代的健美男性摄影杂志讲到今天控制全网大部分porn流量的mindgeek公司。12个部分,共1h26m。

為什麼昨天台灣不攔截共軍飛彈?攔不到也沒必要,即便攔到也是浪費,因為通常這種演習的飛彈都不帶戰鬥部。

圖源推特。

有志愿者在豆瓣小组吐槽今年的FIRST影展,然后很快404了。

这几天看到一个黑人脱口秀演员Sydnee Washington也说到这个,姐没把我笑死,链接m.youtube.com/watch?v=MXP7wsIW

“你们总想知道两个女同性恋里谁才是男人,告诉你吧,我没有让女人高潮,所以我是那个男的!”

m.cmx.im/@wintersweet/10876821

Show older
Queer Party!

A silly instance of Mastodon for queer folk and non-queer folk alike. Let's be friends!